北京公意智库咨询中心
首页关于我们研究领域研究团队专家观点研究成果新闻动态数政时代联系我们
首页 >> 专家观点 >> 杨冠三:公意智库的缘起

杨冠三:公意智库的缘起

2017-12-26 14:07:34

    2017年12月22日,北京公意智库咨询中心成立十周年研讨会在京举行,石小敏、张维迎、杨冠三、谢扬等专家、学者、社会知名人士以及合作机构代表等50余人出席了会议。以下内容根据杨冠三演讲实录整理: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明星演出网杨冠三:公意智库的缘起

杨冠三致辞


    成立公意智库的初衷。
    在座的谢扬、高山等我们都是(20世纪)80年代初研究农村问题的老朋友。1984年中国农村发展问题研究组一分为三,人员分别进入隶属于国家体改委的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所(简称体改所)、隶属于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的发展研究所以及社科院农发所。体改所主要从事城市经济体制改革研究,刚成立的时候只有四个研究室,我当时在第四研究室,从事“经济体制改革非经济因素研究”。非经济因素研究范围就广了,政治的、法律的、社会的,心理的……。第四研究室后来分开成立了三个研究室,一个是法律研究室,一个是社会研究室,一个是社会调查室。我、冯楚军、娄健都在社会调查室。
    社会调查室1986年建立了中国第一个类似于盖洛普的社会调查系统,覆盖全国58个城市,100个县和100家新闻单位。这个社会调查系统发展到1989年年初达到了一个鼎盛时期,除了众多的研究报告以及研究著作以外,当时做了一个很准确的预测,1988年底我们发表了一个研究报告,这个研究报告预测了1989年五四前后将会发生大规模的全国动乱,这个预测的准确度就很高了。当然现在有很多说法,据我了解,有十几路人马说“我们当年做出了一个准确预测”,然后把我们的故事讲一遍,当然这没关系,因为只有我(们)讲的是可以验证的,他们讲的是不可以验证的。
    为什么说我们是可以验证的呢?因为2013年的时候,美国有个智库叫兰德公司,兰德公司邀请我去做访问学者,课题就叫做“一句话预测研究”。因为兰德公司曾经做过类似的非常有名的研究,朝鲜战争时候美国政府委托他们做一项研究,就是说如果美国出兵朝鲜,中国政府会不会支援朝鲜,结果兰德公司调查之后说“中国肯定出兵”。后来我就问他们,他们回答说:“当时很多美国政府官员都说中国政府肯定出兵,那是拍脑袋,我们做的是研究,任何一项预测性研究需要有课题的提出,课题的假设,课题的研究思路以及调查方法,我们这一句话是研究来的。”而且我惊讶地发现,美国兰德公司对体改所的了解程度比我深,后来他们说兰德公司缺的是当时的研究过程,兰德公司没有体改所的调查问卷,没有体改所的调查分析,我寻思这是叫我去给兰德公司补充资料去了,最后因为个人原因我没去兰德公司访问。我讲的意思就是我们在1989年年初做了一个准确的预测,对社会大形势大动态的一个分析,而且很精准。
    当时有一个国际组织叫“国际盖洛普组织”,国际盖洛普组织规定一个国家都只能有一个调查中心,当年主动邀请我们参加国际盖洛普组织。他们写了一本书,四十多项指标,达到他们的指标才能被邀请参加国际盖洛普组织,当时的轮值组织是英国的盖洛普组织,负责人叫Webb。我们当时想这挺好,虽然要交会费,但是以后盖洛普组织要做某项调查,只能委托他的成员,那不就可以接活了吗?1989年的时候我、于德海、冯楚军就去了趟英国,然后盖洛普组织负责人说第二年的四月份他们要来中国,来中国我们就签约,就这一个月之差,就发生了一系列事情,就没有后续了。
    虽然没有后续了,但是我社会调查研究的梦却一直想续。2007年的时候碰到一个机会,当时的体改委虽然撤销了,但是还保留了体改研究会,石小敏当时负责体改研究会的日常工作,然后我们把这个想法说了以后,得到石小敏的大力支持,任命我为体改研究会常务理事,成立了中国体改研究会公众意见调查部,也就是公意智库,我个人认为公意智库的缘起就是为了续这个梦。
    在这十年中,我发现这条路走对了,因为公意智库确实有社会需求,有政府需求。这十年来,公意智库也做出一些有影响力的事情。比如肇庆征地模式,五年前,以公意智库为主体的课题组在广东肇庆做了一个关于土地改革的试点方案,经过五年的发展,现在突然间有点火起来了。因为最近一些国家级新区建设过程中,当地政府担心征地拆迁带来的上访问题,所以就来打听肇庆模式。我的回答是,按照肇庆模式做,不会出现一起征地拆迁的纠纷。肇庆现在已经征地七万多亩,涉及到六万多人口,没有出现一起因为征地拆迁而产生的纠纷,而且肇庆的农民兴高采烈。高山、冯楚军和姜斯栋刚从肇庆回来,据说现在不少人去考察学习肇庆征地模式。我举这个例子,就是说公意智库十年来不仅做了一些事情,而且做了一些漂亮的事情,所以楚军说开个十年庆祝会吧,好多朋友对公意智库有很多的支持,我觉得这挺好。
    只要守住价值底线,我们还是有所作为的。
    我再说几句话,有很多朋友对我们有一些质疑,说改革还有作用吗?我仔细想了想,现在想明白了,不管是革命、改革还是改良,本身没有高低之分,但是有价值底线的区别。公意智库坚持做“独立、公正的第三方”,我们从事的研究是独立的、公正的,相对于政府来讲是第三方的。我们的价值底线是什么呢?是人类主流文明,经济上市场经济,政治上自由民主、宪政民主。只要我们守住这个底线,改良又何妨呢,只要我们通过改良能够解决中国的问题,不也挺好吗?而且我认为,作为有家国情怀的知识分子,我们能做的事情就是改良。所以,公意智库秉持“独立、公正、第三方”的价值理念,只要守住价值底线,还是有所作为的。最近这几天肇庆征地模式的反响也给了我很大的鼓励,我们将以这样的心态进入新的10年。

©北京公意智库咨询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 | 京ICP备09077837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904613